The Home of Yeung Kong

首頁 Home arrow 阿太自說自話 Ah Tai Bilibala arrow 天家十一年
Main Menu
首頁 Home
他的一生 His Life
病中手記 His Journal
楊江哲學 His Character
阿太自說自話 Ah Tai Bilibala
楊江 Video On Demand (New!!)
信仰見證 Testimony
友情歲月 Forever Friends
各抒己見 Blog !
再會楊江 See you CK !
聯絡 Contact Us
管理員登入 Administrator
Latest News
天家十一年

天家十一年

楊江寫得一手好字,拍拖的時候,我們在同一部門工作,遙遙相對。由於製作不同電視節目,經常各有各忙,穿梭於外景拍攝、錄影廠、剪片房……,最窩心是回到辦公桌,看到他留給我的小字條,瀟灑秀氣,變化多端,時而鬼馬,令人會心微笑。用的雖是順手拈來的各式雜紙,環保之極,有趣的我總捨不得扔掉,儲於「快勞」,足足有吋多厚。

楊江閒來愛用墨水筆隨意書寫,他的書法雖然無師自通,然而「墨寶」似乎有收藏的吸引力。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块石頭,它乃是楊江出外景時由龜背灣拾回,時年1985,不知他那來的文人興致,在石上寫詩、又以自畫的卡通大頭為記,作為紙鎮。此頑石竟得我的中大好友林婉文、即我倆在港台時的同事賞識,隨她移民花旗國。十一年前婉文得悉楊江去了天家,特地將頑石帶回給我作伴,我瞧見楊江那卡通大頭自畫像的鬼馬笑容,真是哭笑不得。

前年,忽然收到楊江的「畸寶」舊同事Doris Law,心血來潮來自臉書的私訊,分享一頁筆記簿的截圖。乍看字體十分熟識,Doris憶記此乃楊江在她的簿上所書。真難得這一頁紙,成為她的藏品:

灵台无計逃神矢,风雨如磐闇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鲁迅《自題小像》

這首詩我還是第一次讀,之前也未見過楊江書寫,詩句如此慷慨激昂,不知當時何事觸動了他?我較有記憶的,是楊江離開「畸寶」時,引用過蘇軾的《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湮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豁達的蘇東坡,命途跌宕,才華橫溢的他,縱使悟透世情,歸去之時,不過是「也無風雨也無晴」。楊江的歸去卻有天使相迎,且在天家安躺天父懷裡。回首前塵,一切蕭瑟,幾許風雨,都付笑談中!
 
惠儀 2018.1.2
< 前一個   下一個 >
(C) 2019 The Home of Yeung Kong